雪缘园足彩,雪缘园资料库

浮沉人生,终也散场

查看:457   评论:0    来源:雪缘园资料库   时间:2020-01-07 15:55:02

       掐着手指算了算日子,读完余华的《活着》大抵也有半个多月了。

       曾梦到过福贵老年时的模样,破旧的衣衫搭在瘦弱的肩膀上,立一柄锄刀,黝黑的脸在阳光的映射下反着透明的光,混沌的眼珠,满是沧桑和落寞。孩童时总听爷爷念叨上一辈生活的苦,而我总是笑嘻嘻的坐在他腿上扬着稚气的脸问他为什么,爷爷总是摇摇头,再摇摇头,接着叹一口气,便别过脸去抿着嘴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   那一望无际的麦地,总是在风起时掀起一层层好看的麦浪,左右摇摆着。晴天的时候,它们极有耐心地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只在偶有人走过时倾一倾脸。这是一方极干净的天地,只有满目的烈黄色。而我有时会恍然觉得,这颜色同炎黄子孙骨子里那抹颜色是不差分毫的。浮浮沉沉,来来回回,日又一日年又一年,如同命运既定的轮回,难以逃脱。

       福贵的命运就如此般。

       《活着》是一个人一生的故事,是一个历尽世间沧桑和磨难的人的人生感言,是一幕演绎人生苦难经历的戏剧,更是中国社会剧烈变革下的命运的挽联。

       福贵生命里难得的温情被一次又一次地撕碎,没有回音的呐喊,人性最深处的肮脏,以及难以挣扎的命运,都好巧不巧地一一降临在他身上。家珍、凤霞、二喜、苦根的一一离去,从满怀希望到希望破灭,从亲人在旁到孤立无援,福贵的人生渐渐走向一种异常艰难的境地。最后,活着成了他唯一能做的事,也就成了他唯一的事。

       这本书里有人生悲苦,有底层人民的乐观与坚强,有生命的柔韧,也有岁月不动声色的力量。未曾奄奄一息过的人,读不懂这种挣扎的苦。“人死像熟透的梨,离树而落。梨者,梨也。”这既是对世间万事万物的解读,也是对福贵这一生的解读。尽管书中并未曾着笔墨来描写“选择的意义”,但从主人公坎坷的经历中亦是能感受到的:你选择了什么,就意味着你要成为什么。中国古话中曾有一句“自作孽,不可活”,想必用来形容福贵也是有几分可形容性的。

       《活着》展现了一个又一个人的死亡过程,掀起一波又一波无边无际的苦难波浪,表现了一种面对死亡过程的可能的态度。活着本身很艰难,延续生命就得艰难的活着,正因为异常艰难,活着才具有深刻的含义。没有比活着更美好的事,却也没有比活着更艰难的事。

       实际上,余华的笔法是残忍而善良的。 他曾在序里写过一句话“外人看起来是悲剧,可当事人只拿它当一段人生。”那些经历过的,正在经历的事情,在当下是永远鲜活的。也正因太过苦难,才叫人记忆深刻,这也是苦难的另外一层魅力。

       大抵我们最终都会醒悟:活着,才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,但亦是生命不能承受之轻。(文/卜阳)



 



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或QQ